男女男胡萝卜在线看

慕迟曜冷笑着说道:“如果乖乖听话的话,我为什么要威胁呢?”

言安希几乎要把自己的下唇给咬破:“所以,非得要我拿着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吗?”

“是!”

言安希的手攥着离婚协议书,把纸张都给捏皱了,最后垂下眼:“……给我一点时间考虑。”

慕迟曜没有回答。

她又说道:“不需要太久。今晚……我会给答复。”

“……那好。”慕迟曜点点头,“今天晚上,我在年华别墅的书房等。”

“嗯。”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走吧。”

言安希再也不想在这里停留,把离婚协议书拿走,快步的就往外走去。

看来,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和慕迟曜作对,却忘记了自己处在什么位置。

美女唐雨辰扮演学生妹另类的制服诱惑

慕迟曜随便的动一动手指,就可以把她给捏死。

不需要别的,光是弟弟的事情,她就无法和慕迟曜抗衡。

星辰医院是慕城最好的私人医院,有先进的设备,言安宸自从变成植物人以来,都是在星辰医院。

主治医生,也是最了解言安宸病情的人。

慕迟曜现在是掐准了她的命脉!

言安希拿着离婚协议书,没有回到秘书办,反而是……去了洗手间。

她低着头快速的走了进去,锁好门,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刚刚在慕迟曜面前忍得有多辛苦,那么现在她就哭得有多厉害。

只是言安希还是不敢放声大哭,她怕被别人听到。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反正眼泪流干了,眼睛都哭红了,一颗心都痛得麻木了,她才走了出去。

言安希也需要一个地方,好好的发泄。

好在她回到秘书办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言安希在自己的电脑面前坐下,连忙戴上一副宽大的黑框眼镜,用镜片遮住自己哭红的眼睛。

她把离婚协议书胡乱的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看着电脑上,自己还没有做完的工作,还没有回复给慕瑶的邮件,言安希收拾好心情,把最后一点点的工作,给努力的做完。

把邮件发给慕瑶之后,言安希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

五点半。

正好是下班的时候。

今天秘书办,不需要加班了。

同事们开始陆陆续续起身,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言安希也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包包,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胡乱塞进去的离婚协议书。

越看越心塞,言安希直接把包包的拉链给拉上,低着头就走了出去。

总裁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言安希也不去想是什么情况。

反正……

今天晚上,她是要回到年华别墅,去书房给慕迟曜答复的。

他才有恃无恐,根本不在意她。

他牢牢的把握着她的把柄。

走出慕氏集团的时候,言安希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雨来了。

而且雨势还很大。

这个天气,打车的话,根本靠运气。

言安希站在公司门口,望着倾盆的大雨,黑沉沉的天空,面无表情。

这是老天都在同情她,适时的配合她现在的悲惨遭遇吗?

离婚……她要和慕迟曜离婚,看着他和以前现在都深爱着的秦苏,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即使是站在公司门口,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身上都被飘进来的细密雨丝给打湿。

雨太大了。

雨水冲刷着地面,溅起一朵一朵的水花。没一会儿就汇聚成小小的溪流,往下水道的方向流去。

言安希怔怔的站在门口,保安递过来一把伞:“慕太太……您需要伞吗?”

“噢……谢谢。”

言安希伸手接过,白皙柔嫩的手指,衬着黑色的伞柄,格外的好看。

言安希撑开伞,整个人被罩在伞下,身影一瞬间显得那么的孤独。

然后,她踏进雨幕中,一步一步走远。

言安希想,此时此刻,她的孤独和寂寞,还有无边无尽的痛楚,谁能够懂呢?

她现在不回年华别墅,她又能去哪呢?

若是她和慕迟曜,从一开始就没有相遇的话,今天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言安希撑着雨伞,漫无目的的走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

但是如果回年华别墅,只会让她觉得压抑。

她眼睛里的眸光一转,忽然看见身侧一处屋檐下,一名小女孩牵着一只泰迪狗,怯生生的站在那里,看样子是在躲着雨。

言安希走了过去。

她蹲下身来,十分爱怜的摸了摸泰迪狗:“小美女,这是的小狗?”

“是的,姐姐。”小女孩的声音很甜美。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小女孩怯生生的看着他,“我带小狗去超市买狗粮,但是突然下雨了,我……没带伞。”

言安希笑着望向小女孩:“那,我把我的伞给,好不好?”

小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姐姐,这样的话,自己就没有伞了。”

“姐姐没事,姐姐可以再去买一把。”言安希说着,把伞递过去,握着小女孩的手,抓着伞柄,“好了,现在有伞了,可以牵着小狗,一起回家了。”

“谢谢姐姐。”

泰迪狗也通人性似的,亲热的围在言安希脚边。

看着小女孩牵着狗慢慢的离开,言安希站起来,静静的看着。

雨依然在下。

言安希身上已经被淋湿了大半,她却显得丝毫不在意。

好了,言安希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她没有伞了,给别人了,那么自己……就只能淋雨了。

叹了一口气,言安希抬脚,迈步,走进雨中。

她失魂落魄的走着,任凭雨水冲刷着她的身,她也丝毫不在乎。

天色慢慢的黑下来,路灯亮起,地面上的水折射着整座城市破碎的灯光,被雨水搅得模糊一片。

言安希仰头,让雨水打在他的脸上,然后流了下来,顺着下巴,一连串的滴落下来。

分不清是雨水,还是……她的泪水。

她心里痛,比想象中的要痛一万倍。

就让雨水混合着他的泪水一起流下,再难过,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雨中,长街空旷,言安希跌跌撞撞的走着,雨势丝毫没有减弱的情况,她心里的孤寂,绝望和痛苦,也丝毫没有减弱。

言安希想,为什么她就不能真正的拥有一份,属于她的爱情呢?

路过的人,都纷纷侧头看着这个淋雨一直走的女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觉得很奇怪。

言安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只知道,心里好痛。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言安希浑身冰凉,上上下下都湿透了。

心越来越痛,言安希也终于没有了力气,缓缓的蹲了下来,再也忍不住,把脸埋在膝盖里,放声大哭。

为什么啊,为什么慕迟曜要这样对她,还拿言安宸来威胁她?

他娶她不过就是因为她和秦苏长得像,那现在秦苏回来了,她也同意离婚,净身出户了,他却还是这么的逼她?

言安希哭得嗓子都快哑了,雨水毫不留情的砸在她的身上。

只是……

在言安希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路边。

墨千枫看着那蜷缩在地上的小小人影,只觉得有些眼熟。

雨水把车窗都打湿了,也模糊了视线。

不过那个人好像是……言安希?

这个念头从心里一闪而过,墨千枫再也顾不得其他,拿起一旁的雨伞,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墨千枫快步的走了过去。

言安希忽然觉得雨声小了那么一点,雨水也好像被隔绝了,没有再肆无忌惮的砸在她身上。

好像……是有人撑了伞,站在了她面前。

言安希一怔,缓缓的抬起头来。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双男士皮鞋,擦得十分干净,即使是在这样下雨天,也只有鞋边上,沾了一点点雨水而已。

再往上看,看见的是一双修长的腿。

她正要继续往上看去的时候,这个站在她面前的人,忽然蹲了下来。

“墨千枫……”言安希喃喃的说道,“怎么是?”

“希望是谁?”墨千枫看着她,问道,“还希望是慕迟曜,对吗?现在还在期盼着,他来关心?”

墨千枫只觉得心疼无比,看来他没有看错,这个在雨中的人,真的是言安希。

“慕迟曜……他,他……”

言安希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怔怔的看着墨千枫,说不下去了。

她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有多么的狼狈。

“言安希,为什么在这里淋雨?”

“我……我的伞,在刚刚,我给别人了……”

“那不会去躲雨?”墨千枫说道,“不会打车?不会去买伞?”

“我……”言安希喃喃的说道,“是啊,这么多的办法,我却一个办法也没有想到。墨千枫,我是不是很傻?我是不是一直都很傻?”

“言安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墨千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看到言安希这么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用想,也都知道,肯定是和慕迟曜有关。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