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橙和黄瓜二维码

♂? ,,

厉衍瑾都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夏天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肯定是急疯了,也肯定哭了。

他最见不得她的眼泪,也最怕她哭。

“情绪很不稳定。”慕迟曜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回答道,“不过安希一直都陪着她,避免她出什么事。”

“们现在在哪?我马上过来!”

“过来也没有用。”

“有用!”厉衍瑾十分坚定,“在哪?”

“现在在厉家。厉衍瑾,行动不方便。”

“我知道我现在很没用,但我还是要去见初初。她现在……一定很无助,很害怕。”

慕迟曜叹了口气:“那过来吧。不过,觉得,那伙人,会是谁?”

“我……不清楚。”

安静甜美丹婷室内清纯唯美写真

“夏初初跟别人都无冤无仇,而且她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资本。那伙人怎么就冲着她来了呢?”

这抓走夏天,比夏初初自己被绑架,还要严重。

夏初初肯定是宁愿自己被绑,也不愿意夏天受到半分的伤害。

这个人很聪明。

但,让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是,夏初初身上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这么大张旗鼓的东西,这个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难道就只是想让夏初初不得安宁?

这是吃饱了撑的?

厉衍瑾顿了一下,还是说道:“她的事情,我真的不太清楚。她自己怎么说?”

“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慕迟曜回答,“但,夏初初怀疑过乔静唯。”

“静唯?那……不太可能。”

“是,不是乔静唯。但是夏初初说,她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事情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局。

厉衍瑾说道:“如果这伙人,带走夏天,是为了钱而来,那就好办了。如果是为了别的……”

慕迟曜反问道:“能用钱解决的话,事情就不大了。可,厉衍瑾,我问,如果是要夏初初的命呢?”

厉衍瑾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好一会儿,他才艰难的说道:“如果是要她的命,为了夏天,她也会愿意,眼睛都不眨一下。”

“还是不要先自己吓自己吧。我们总会找到绑匪的,而且,他们也总会联系我们的,时间问题而已。”

“嗯。”厉衍瑾应道,“我现在马上回厉家。”

挂了电话,厉衍瑾下床,看着自己这一身的病号服,心里升起满满的无力感。

他当废人当了这么久了,现在,正是夏初初需要他的时候,他还要这么废下去吗?

虽然,夏天是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虽然,他每次看见夏天,都如同看见缩小版的夏初初,会疼惜,会爱,会爱屋及乌。

虽然,他对夏天的爱里,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不甘,很心疼。

可是,夏天出事了,夏初初也不会好过啊。

厉家。

厉衍瑾拄着拐杖进来的时候,夏初初看见他,很明显的怔了一下,然后不自觉的喊道:“小舅舅……”

大概这个时候是夏初初最无助的时候吧,所以,看见他,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了一些安定。

就像,出事的时候,言安希会第一时间想到慕迟曜一样。

其实,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小舅舅。

恩恩怨怨爱恨情仇这么多年,他还是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他曾经给她那么温暖的怀抱,那么多的宠溺和疼爱,给她最坚固的港湾,让她无数次在深夜里,还在回想,还忍不住回味。

“初初。”他慢慢的朝她走来,“放心,有我在。”

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夏初初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下来了。

有他在……

是,她还有他。

这夏初初刚刚收回去不久的眼泪,又开始流淌了。

一边的言安希,收回了给夏初初递纸巾的手。

可能,这眼泪,要厉衍瑾亲手来擦吧。

虽然很多次,夏初初嘴上都说着,不爱厉衍瑾了,再也不爱了,伤怕了,太疼了。

但,夏初初还是爱的,这份爱,一直都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不会轻易的表露出来。

现在是夏初初最脆弱的时候,厉衍瑾的出现,胜过她一千句一万句的安慰吧。

厉衍瑾走到她面前:“初初,夏天不会有事的,放心。”

他伸出手去,手指指腹抚过她的眼角,一片湿润。

“她绝对不能有事啊……小舅舅。”

夏初初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

那是她和小舅舅的孩子。

是小舅舅唯一的骨肉。

“放心,放心,不会的,”厉衍瑾一遍又一遍的说着,“他们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我们都有,都有。”

夏初初仰头看着他:“那万一,他们要的,是根本不能给的东西呢?”

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道:“除了的命,就没有什么不能给的。”

夏初初这眼泪,掉得更凶了。

言安希在一边看着,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感动得也快要跟着夏初初一起掉眼泪了。

明明言安希平时不怎么待见厉衍瑾,因为他跟乔静唯在一起了,相当于是抛弃了初初。

可今天,作为旁人,言安希听着厉衍瑾这番话,感受到了他发自内心的,对夏初初的感情。

哎,这两个人,都还在互相爱着吧。

而且,这份爱,一直都没有改变吧。

可惜……

言安希正想着,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她一回头,慕迟曜看着她,示意她离开。

言安希立刻心领神会,这个时候了,还是把空间和时间,留给两个人吧。

慕迟曜和言安希离开了客厅。

厉妍在一边,也明白,犹豫了一下,也离开了。

虽然厉妍知道,厉衍瑾和夏初初,是不该单独相处的。

可是都这个时候了,也不要计较太多了。

客厅里,给两个人腾出了足够的私人空间。

夏初初意识到了什么,偏过头去,自己抬手擦了一下眼泪。

“别哭了,一哭,我就不知道要怎么办。”厉衍瑾说,“我知道我现在很没用,但……”“谁说没用了?小舅舅,不要总是这样自居,只是受伤了而已,拄拐杖也是暂时的,会好起来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