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软件上说自己是主播

“爸爸妈咪们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夏天说,“们总是趁我不在,就跑出去玩。”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管家的声音,在一边传来:“小小姐,没事,厉先生和太太,很快就回来了……”

夏天不知道跟管家说了句什么,没太听清楚。

总之,没多久,话筒就到了管家的手里。

“厉先生,太太,不好意思。”管家说道,“小小姐一回来,就在问您们去哪了。所以我就告诉了她,没想到她……”

夏初初应道:“没事。照顾好她,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太太,您和厉先生好好玩,没事,小小姐这边,我会照顾好的。”

挂了电话,夏初初还在笑。

厉衍瑾却笑不出来。

气氛完全变了味道。

而且,也回不了刚才的感觉了。

雨伞女孩

厉衍瑾看着她:“还笑?嗯?这么好笑吗?”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真的……”夏初初说,“夏天的电话,真的是打得刚刚好哎。”

一分不差。

厉衍瑾看着她:“能怎么办?自己的女儿,宠着呗。”

“我没想到她第一句话,就是在说我们两个没有带她来坐摩天轮。”夏初初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厉衍瑾看着她笑,不出声。

夏初初又说道:“所以说啊,有了孩子之后,什么都变了。以前安希还跟我吐槽来着……”

“她跟吐槽什么?”

“说孩子的事情啊,总是会把浪漫搞得一无所有,”夏初初回答,“我以前还不相信,现在终于懂了。”

厉衍瑾一把将她再次抱进怀里:“没关系。再来一次……我也不介意的。”

“我介意。”

他挑眉:“为什么?”

“因为我很想笑。”

厉衍瑾叹了口气。

最后,回到别墅的时候,夏天看见他们两个手牵着手回家,嘴巴撅得老高了。

夏初初走了过来:“怎么了?夏天,怎么这么的不开心吗?”

“爸爸妈咪坏坏,最坏了!”

“我们怎么了啊?”夏初初说,“都已经答应了明天带去了。”

“们是不是不想带我,”夏天说,“只想过二人世界啊?约会这么的那么好玩吗?们都不要我了吗?”

说着说着,夏天都快要哭了。

夏初初一看,连忙安慰着她:“怎么会呢?我在吃晚饭的时候,还在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

“真的吗?”

“当然了,我都想了。”夏初初点点头,“不信的话,问问爸爸。”

夏天的目光朝厉衍瑾看了过去,带着一点疑惑。

厉衍瑾摸了摸她的头:“想多了,夏天。只是,我想带着妈咪出去走走,没有想要故意不带。”

“那,那明天们会带我去吗?”

“当然。”

“拉钩。”夏天说,“爸爸妈妈都要拉钩,都要答应我。不能说话不算话。”

“好。”

夏初初和厉衍瑾同时应着,又同时的伸出手去,和夏天拉钩钩。

夏天这才开心起来:“耶!好棒!我们明天可以去坐摩天轮了!”

………

第二天。

夏初初起床,发现自己睡过了头。

她已经赶不及送夏天去学校了。

于是她只好让司机去送。

夏初初给夏天背上书包:“好好的上课。放学回来以后,爸爸妈咪带去坐摩天轮,知道吗?”

“嗯!妈咪再见!爸爸再见!”

目送着夏天的车离开,夏初初才转身,去了餐厅。

早餐已经备好了。

厉衍瑾坐在位置上,慢慢的喝着咖啡。

见她进来,他放下了手里的杂志。

夏初初在他旁边坐下:“怎么在早上看杂志啊?”

“看到一个新闻。”

“什么新闻?”

厉衍瑾没有回答,只是直接的把报纸放在了夏初初面前。

夏初初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低头看去。

她一看,愣住了。

只见杂志的封面,是厉衍瑾的照片。

照片上,他穿着西装,系着领带,整整齐齐,打扮得一丝不苟,有那么一点精英范儿。

最吸引夏初初注意力的,还是封面上的字——

“慕氏集团总经理,育有一女,准备结婚。”

这是什么标题?什么意思?

夏初初看了厉衍瑾一眼:“这……”

厉衍瑾慢慢的说道:“再翻翻里面的内容。”

夏初初抱着好奇心,又翻开了杂志。

她匆匆的扫了一眼,大致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对厉衍瑾的专访。

厉衍瑾在商界,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我印象中……好像,很少接受采访啊。”夏初初说,“我以前跟着工作的时候,推掉了无数的采访邀约。”

“是。但是前几天,我接受了一个杂志社的专访。”

夏初初挥了挥手上的东西:“就是这个杂志社吗?”

“对。”

“为什么?”夏初初说,“这个杂志社很牛吗?”

厉衍瑾摇摇头,只是说了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

夏初初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厉衍瑾的意思了。

她指了指杂志:“是想通过这次的采访,把我们的事情给说出来?然后他们再报道?”

“嗯。”

夏初初顿了顿,又问道:“那昨天晚上说的,今天会给我一个大惊喜。不会就是……这个吧?”

“对。”

夏初初愣了愣。

厉衍瑾看着她:“不先看看,报道的内容吗?”

夏初初低下头去,捧着杂志,认真的看了起来。

半晌,她抬起头来:“我看完了。”

“那就好。”厉衍瑾说,“快点吃早餐吧,等会儿我们还要一起去公司。”

“……”夏初初看着他,“跟采访的记者,说了这么多啊?什么都说了?”

“是。”

“连夏天的存在都说出来了。”

“是的。”厉衍瑾说,“既然是要把事情公开,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而且有女儿了,那就干脆……彻底一点。”

什么都不要保留。

坦坦荡荡,全部,毫无保留的,然后记者都给报道出来。

这就是厉衍瑾的目的。省得以后,再生出什么麻烦来,又引起闲言碎语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