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视频在线播放免费

> 王的女人谁敢动

醉月楼,三楼,最大的厢房。

蒋洪生,蔡廉堂,秦安卓,三人坐在一张长桌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想必,姓张的已经猜到什么了?”蒋洪生豪迈地放下了手中的酒壶。

“猜到又如何?”蔡廉堂哈哈大笑,“他有本事就去找证据,我还担心他找不到。”

“话虽这么说,但,我们以后想在干一票就难了。”蒋洪生夹了一块肉,放进口中。

“养殖场这么肥的一块肉,看着吃不着,难受啊!更何况,那是雷申豹的肉。”

“大师会有办法的,只要肯做,不必担心没肉吃。”秦安卓放下了酒杯。

“等风声一过,货一出手,咱们就赚大发了,来!再喝一杯。”

“喝,不醉不归!”蔡廉堂举起了酒壶。

蒋洪生也端起碗,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突然,厢房的门,被人在外面推开。

清秀少女海边自由自在

张志承二话不说,大步走了进来。

蒋洪生刚抬眸,张志承的长剑已经落在他的颈脖之上。

“张志承,要做什么?”蒋洪生抬眸,皱了皱眉。

“说,们是不是利用我?偷了我们家养殖场的毒物去卖?”张志承紧紧皱着眉。

他刚才在外面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自己居然真的是被利用的一个。

“说什么?什么偷毒物?简直不知所谓!”蒋洪生伸出手,推了脖子前的长剑一把。

他量张志承都不敢动手,却不长,长剑一转,割破了他的掌心。

蒋洪生低头看着自己受伤的掌心,怒了。

“张志承。”蒋洪生站起,随手拿出一块方巾,裹住了手。

张志承并没有因为他站起来,放过他。

他的剑随着蒋洪生站起,往上,依旧落到蒋洪生的脖子上。

“张志承,别以为自己是陛下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蔡廉堂将手中的酒壶,放在桌子上。

“嗑”的一声,声量还不小。

“就是,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秦安卓也瞪了张志承一眼。

“说!”张志承却像似没看见他们一般,长剑往前一送。

蒋洪生猛地侧头,躲开。

这下,他才开始害怕。

刚才要不是他躲避得快,他已经被一剑封喉。

“张志承,究竟想做什么?”蒋洪生看着脖子上的剑,态度至少好了些。

“我想知道真相!”张志承皱着眉,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什么真相?我不知道说什么?”蒋洪生依旧死死地盯着锋利的剑刃。

“我妹妹怀有身孕了,就这么对自己的大舅子?不怕她生气吗?”

“先将剑放下来,别小孩子气了,行不?”

“我小孩子气?”张志承浓眉一蹙,眼底泛着泪光。

“我如此相信,居然利用我,偷取我家陛下让养的毒物,这是逼我去死!”

“们骗我!玲玲没有怀孕,们两兄妹合起来骗我,是不是?”

“他们根本不是亲兄妹。”突然,厢房里响起了一道女子的声音。

坐下的蔡廉堂和秦安卓只感觉到身后来了一阵风,他们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把凉凉的剑。

“们,怎么进来的?”秦安卓低头看了剑一眼,抬眸看着持剑指着自己的男子。

这是一张新面孔,但,他深邃的眸子,冷冽的气息,无一不在宣泄他就是一名高手。

而且还是武功高强得,让自己感受不到他任何内力的高手。

蔡廉堂看着自己跟前,男装打扮,却一开口就知道是女子的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的速度,怎么能这么快?

“大侠,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蔡廉堂低声说道。

“张志承,还请来了帮手?”蒋洪生见状,瞪着张志承。

“疯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知道吗?”

“觉得伤了我们三个人,凭们的能力,能离开镇子吗?”

“别说是镇子,们还不放下剑,想离开这里都难,要试试吗?”

“试。”凤九儿嘴角微微勾起,长剑一滑,“为何不试?”

蔡廉堂的脖子,顿时又痛又凉。

他转身,跪下:“女侠饶命啊!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蔡廉堂很清楚,这三个人能进来,外面的兄弟肯定都被他们控制了。

他侧头白了蒋洪生一眼,沉声道:“蒋洪生,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得罪这几位大侠?”

“别将我们拉下水啊,我们是无辜的。”

偷陛下的东西,死也不能承认!

“我……”蒋洪生皱了皱眉,收回视线,看着张志承。

“张老弟,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我是蒋大哥,很快就是大舅子了,怎么突然就兵戎相见?”

现在,喝了酒的三人,都被控制了,外面的兄弟,也迟迟不见人影。

这情况,看起来也知道不太好。

虽然有地头蛇撑腰,蒋洪生也不敢太嘚瑟了。

“不是我的大舅子!不配!”张志承冷冷一哼。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笨,一次一次被骗,都完不察觉。

“蒋玲玲不是妹妹,所以一开始就是们故意让我和蒋玲玲相识。”

“们借她靠近我,达到们的目的,是不是?”

“别!”秦安卓伸出大掌。

但,他才刚动了动,脖子冰凉一片。

秦安卓害怕极了,立即回头看着剑一,跪了下来。

“大侠,饶命啊!我只是想说,这事情真的和我们没关,只是想要提醒张老弟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

“张老弟啊,哪怕说的都是真的,这也知道蒋洪生所为,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凉剑在脖,谁不知道保命要紧?

“张老弟,误会了,真的误会了,我……啊……”蒋洪生的话还没说完,肩膀被滑了一剑。

张志承的武功不算很好,但,剑使用起来,速度也不慢。

“少废话!我刚才在外面的都听见了,说!”张志承的剑,再次抵在蒋洪生的脖子上。

“毒物,现在在哪?”

“啊……”

“唔……”

蔡廉堂和秦安卓两人,突然被硬性地塞进一颗药丸。

药丸入口即溶,凤九儿和剑一,同时拍了两人的背门一下。

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药就自主咽进了肚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