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艾米丽

她心里的这块石头,算是落下了一半。

夏天没有对转学表现出很大的抵触,她就已经很高兴了。

她怕夏天会多想。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格外的细腻敏感的。

厉衍瑾也跟着笑了,揉了揉夏天的头:“那,明天早上,我和妈咪,一起送去学校。”

“好。”夏天回答,“那,以言哥哥他们知道,我要去他们的学校,和他在一所学校里读书了吗?”

“嗯。知道的。干妈肯定会说的。”

夏天笑嘻嘻的:“好,舅公,我很喜欢这个新学校!”

厉衍瑾笑了:“我也很喜欢,和以言他们在一起读书。”

“等一下。”夏初初忽然出声,“夏天,左一个以言哥哥,右一个以言哥哥,很喜欢他,是吗?”

夏天很理所当然的点头:“是啊。”

夏初初:“……”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天啊,难道言安希的计谋要得逞了?

现在夏天就已经是被慕以言给征服了,迷得晕头转向的?

厉衍瑾却依然笑着,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

他只是说道:“我们家夏天,喜欢很多人啊。比如,莫宇弟弟,也很喜欢,是不是?”

“嗯!”夏天点点头,“莫宇弟弟很可爱,他说的话很搞笑,我很喜欢和他在一起玩。他总是把大家都给逗得哈哈大笑。”

“还有念安妹妹,也喜欢,是不是?”

“当然啊,舅公。”

“那,”厉衍瑾说道,“以言哥哥,莫宇弟弟,还有念安妹妹,最喜欢谁?”

当厉衍瑾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夏初初的心都提了起来。

太可怕了……

她无比紧张又期待的看着夏天,等待着答案。

如果夏天说“以言哥哥”的话,那么夏初初都不知道要怎么想了。

虽然,不是说她不想让夏天嫁给以言,而是,夏天总觉得,慕以言这样的人,以后的人生肯定是传奇一般。

她一心只希望夏天,能够开开心心,平平稳稳的过完一生,并不需要太多的精彩。

夏天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嗯,舅公,这个问题,让我好好的想一想啊。”

“好,慢慢的想。”

厉衍瑾也没有逼她快点说,给了她充足的时间,让她好好的思考。

考虑清楚了。

夏天在那想啊想,越想越纠结,那眉头都皱到一起了。

而且,她一皱眉,夏初初也就跟着皱眉,跟着她一起纠结。

倒是快点说啊啊啊啊啊啊……

她这个当妈的,真的是要急死了。

好半天,终于,夏天出声了:“我……”

夏初初顿时高度集中了自己的注意力,然后盯着夏天,等着她的答案。

“我不知道啊。”夏天说,“为什么,要把他们一起做比较啊?我都很喜欢啊,都是我的朋友啊,怎么会有多喜欢谁一点呢?”

厉衍瑾点点头:“所以,就是说,都喜欢,一样的喜欢。”

“嗯!”夏天点点头,“就像和妈咪一样,我都喜欢啊。”

厉衍瑾这才回头,看着夏初初:“明白了吧?”

夏初初有点尴尬的应了一声:“明白了。”

原来夏天的喜欢,和她想的喜欢,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小孩子的世界,多单纯啊。

是她想复杂了。

哎。

厉衍瑾走到夏初初面前:“虽然,我也不是很赞成言安希在这个时间段,就开始想着下一代的感情归宿,但是,我也不抵触她和慕以言之间会擦出火花……”

“想说什么?”夏初初打断他,“还是直接一点吧,我喜欢直接一点,别绕来绕去,还要费心思去猜。”

“我是觉得,刚刚非常的紧张。好像,很不希望夏天会喜欢慕以言?”

“我没有。”

“有。”厉衍瑾说,“在我面前,初初,就不需要掩饰什么了。”

夏初初反问道:“难道希望慕以言和夏天有些什么?”

“我刚刚说了,我不赞同,但是我也不抵触,顺其自然。如果两个人真的有缘分的话,那么事情自然会水到渠成。如果没有缘分,怎么硬凑,也是没有水花的。”

“说的有道理。”

厉衍瑾问道:“那,是很反对?那怎么不跟言安希说?”

“我不是反对,我……”夏初初挠了挠头发,“哎,我就是觉得,慕以言那样的人,是生来就注定不会平凡的,他的感情之路,我也明白,肯定会更不平凡。而我……”

厉衍瑾顿时就明白了:“而,是希望夏天能够开开心心,平平稳稳的过完这一生,是吗?”

“嗯。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多少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辈子能够精彩一点,能够轰轰烈烈一点,出人头地。”厉衍瑾说,“到了这里,倒是反过来了。”

“就是因为我知道,一个人,人生有多精彩,她的压力就有多大,责任也会更大。那样活得太累了,还不如轻松一点。”

“是吗?”

“嗯。”夏初初回答,“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的想法,一直都不代表夏天的想法啊。”厉衍瑾看着她,眼底有着温柔,“万一,她就是想要轰轰烈烈的人生呢?”

夏初初叹了口气:“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我的想法,只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愿望。”

“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厉衍瑾说,“有时候希望得再多,其实都是没有用的。”

夏初初没再说什么,看了夏天一眼。

沉默了一下,她说道:“晚饭应该也准备得差不多了。留下吃顿晚饭吧,再离开。”

“好。”

夏初初从他面前走开,然后牵起夏天的手:“走,去洗手,我们准备吃饭了。”

“妈咪,舅公喜欢吃蔬菜,牛肉,对不对?”

夏初初有点惊讶:“对啊,哎,怎么知道啊?”

“我就是知道。”夏天得意洋洋的说,“因为我观察过舅公。”

“是吗?”夏初初问道,“那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当然知道了。”夏初初又好奇的问:“是吗?那说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