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破解软件分享网

其实,这样的话,夏初初反而有些睡不着了,可是身边的小舅舅,却呼吸渐渐平稳,似是已经进入了梦乡。

夏初初想到他眼底下的青黑,也不敢乱动,希望他能睡一个好觉。

她轻轻的侧头,看着窗外,霓虹灯依然还点缀着这座城市的夜空。

她曾经以为,世界上最痛苦最难受的事情,是爱着他的时候,他不爱。

可她现在才觉得,最痛苦的,是两个人明明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没有什么比这更惨了,更惨了。

夏初初这一晚上都很清醒,但是又不敢乱动,怕惊醒了小舅舅,一直胡思乱想的到两三点,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一早,她是被唇瓣上的凉意给惊醒的。

可她一睁开眼睛,眼前就是白晃晃的天花板,什么都没有。

夏初初抬手摸了一下唇瓣,很疑惑,刚刚的凉意,是从何而来的?

“醒了?”低沉,带着早起的沙哑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夏初初惊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是和小舅舅睡在一张床上的。

“……小舅舅,早,早安。”

唯美写真靓丽迷人

“早。”他说,“昨晚我睡得很好,初初,谢谢。”

她一愣,侧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他还带着刚醒的朦胧睡意,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甚至,隔得这么久,夏初初都能看到他唇角处,还有下巴,隐隐泛着青色的胡渣。

这么看,她觉得特别的有男人味。

夏初初看着看着,总有一种想亲上去的冲动,还好她及时的移开了目光,才没有让自己犯这样的错。

但是她一直在想,她明明是觉得唇瓣上有凉意,才会醒过来的啊,凉凉的,软软的……

是什么?

夏初初稍微动了动,只觉得一身酸痛。

昨天晚上她一直都没动,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现在半边身子都麻了。

估计小舅舅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小舅舅,即然……已经醒了,那就起床吧。”

“真希望这样的夜晚,能多来几次,这样踏实的睡一觉,真的是难得。”

他低低的感叹了一句,倒也没再为难她,翻身下了床。

夏初初看到,小舅舅身上的衬衫,尤其是后背,都已经皱巴巴的了,满是压痕。

他的头发也有些凌乱,却有一种别样的亲切感。

他是她的……

夏初初终于敢翻身了,但是小舅舅一走,她忽然又觉得,身边空空荡荡的了。

嗯……这过去的一个晚上,为什么她也觉得,多有几次该多好。

厉衍瑾回头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起身往浴室走去。

直到浴室的门被关上,夏初初才撑着床面坐了起来,揉着脖子,活动着手臂。

这张小床容下他和她,也是够难为的了。

浴室里很快就传来哗哗的水声,夏初初下了床,穿着拖鞋,看着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总之很难闻,很邋遢,很狼狈。

她这个样子回年华别墅吗?嗯,还好,慕迟曜和安希不会说她什么。

她正想着,房门忽然被敲醒,她心里顿时升起警惕:“谁啊?”

“夏小姐,是我,是厉先生让我过来的。”

“是谁啊……”夏初初好奇的跑去开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男子,高大,面容普通,但是感觉他精明。

男子只是把手里的衣服交到她手里:“夏小姐,这是厉先生的衣服,还有您的衣服,请收好,我先离开,不打扰您了。”

夏初初低头看着手里的衣服。

小舅舅什么时候叫人送衣服过来的?难道是在她没醒来的时候?

可是看他的样子,他似乎也是刚醒不久啊。

而且他打电话,肯定会发出声音,他怎么没听到?难道是发短信?

但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睡在那么狭窄的床上,他只要有一些细微的动作,她应该能感受到吧。

夏初初捶了捶自己的脑子。

她是因为上半夜没怎么睡,所以之后就睡得太死了吗?

正懊恼的想着,厉衍瑾的声音忽然从浴室里传来:“衣服送来了吗?初初。”

“嗯……拿给我吧。”

夏初初吓了一跳:“我……我我我拿给?”

她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小舅舅是在洗澡啊!

虽然,虽然说她和他连那种事都做过了,但是现在让夏初初去浴室给他送衣服……

她还是很怂的。

“不然?我自己走出来拿?”

“别别别……”夏初初连忙拒绝,“我给送来在门口接一下。”

她想,她就把门推开一条小门缝,然后小舅舅只需要把手伸出来,她就可以把衣服给他了。

所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吧?

夏初初有些踌躇的往浴室走去,越靠近,那哗哗的水声就越是清晰。

小舅舅在里面洗澡啊!

夏初初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有些脸红心跳的。

她脑海里,更加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了小舅舅的身材去了……

瘦腰窄臀,结实的肌肉,腹肌胸肌肱二头肌。

夏初初咽了咽口水,强制自己不要去想这些,先是敲了敲门,示意小舅舅她已经来了。

然后她又把门推开一条缝:“小舅舅,的衣服,都……都在这里了。”

水声没有停,脚步声却一下子到了门口,一只湿漉漉的,肌肉结实的手臂伸了出来。

那水珠还挂在手臂上。

夏初初赶紧把衣服塞到他手上,然后立刻就跑了,都不敢多待几秒。

她的脸上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夏初初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她感觉嘴唇一凉,还有软软的触感,是不是……

小舅舅在吻她?

这么一想,夏初初终于明白过来了,越想越觉得,肯定是小舅舅在吻她!

他……他怎么能这样啊?趁她完不知道的情况下,偷亲她?

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夏初初咬着唇,小舅舅以前都是光明磊落的。

不行,等他洗完澡,她要问清楚。

要是他趁着她睡觉对她动手动脚的,那怎么办啊!夏初初纠结纠结纠结,最后决定还是问问。

不然,有一个问题堵在胸口,她会一直想着,然后很焦虑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