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下载无限

♂? ,,

为什么不能?

没有为什么,不能就是不能。

厉衍瑾知道,他要是喊了她,那就是表示他先妥协了。

夏初初这一次,做错的事情太多太大了,不能再惯着她。

他没有想到,夏初初真的宁愿离开厉家,也不愿意去乔静唯面前,好好的道个歉。

他把她……逼走了。

在伦敦的三个月,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性情转变,会这样的大。

夏初初走到厉家的雕花镂空大铁门处,看向门卫:“开门吧。”

“夏小姐……”

“我说的话,已经根本不管用了,是吗?”夏初初问,“我说开门,让我出去。”

“小姐……可想清楚了,这要是一走,再回来的话,就真的难了。”

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

“那又怎么样?不回来就不回来吧。”

“别置气啊……这夫人得有多伤心?何况,厉先生也不过是在气头上……”

夏初初只是僵硬的重复了一遍:“开门。”

门卫没有办法,只好去给她开门。

站在别墅门口的厉衍瑾,表情慢慢的开始有了变化。

他的头发上落满了雪花,肩膀上,衣袖上,但是,他一直都没有走。

他要看着夏初初离开。

现在,她已经到门口了,他不相信,她会这么的走了,毫不留。

夏初初的倔强,到底是已经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啊!

那扇大铁门缓缓的打开,发出沉闷的声音。

夏初初的背影在风雪里,显得单薄而渺小。

厉衍瑾看不到她的表情,他只知道,她真的决定走了,再也不回来。

他的脚步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往前挪去,想要追上去,狠狠的把她给拽回来。

但是他的理智又在告诉她,不能。

如果这一次,他依然先妥协了,那么……夏初初以后,就会踩到他头上来,会做出更加不可理喻的事情。

夏初初站在原地,顿了顿,望着外面的景色,心如死灰。

踏出这道家门之后,真的,一切就都改变了。

她……心意已决,没有人能够挽留她了,也不会有人来留她。

只是,这个地方,承载着她人生中最快乐的回忆,也装有她最痛苦最狼狈的瞬间。

夏初初缓缓的,转身,回头,看了这雪中的别墅一眼。

然后,她的目光慢慢往下。

只见别墅门口,一道身影,正在抬脚上台阶,步伐沉稳。

这道身影,就算是化成了灰,她也认得。

小舅舅,这是小舅舅。

夏初初嘴角扯出一丝苦涩又难看的笑,他已经不屑于关心,她是不是会离开了。

所以他直接进屋了,根本不在意她会不会想要留下,也不在乎她是不是会走。

他都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乔静唯失去孩子的悲痛情绪。

“还好我自己有骨气啊……”夏初初说,“确定自己会走,不然,这个时候要是想认怂回去,连个等我的人都没有。”

这个时候,夏初初也只能自嘲了。

看着小舅舅的背影慢慢的远去,夏初初眼睫轻颤,然后转过了身,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的,跨出了厉家的大门。

也就在她跨出厉家大门的那一瞬间,刚刚走完台阶的厉衍瑾,背影一顿,然后转过身来。

他看着她瘦弱又娇小的背影,在雪中越走越远。

她只穿了一件薄毛衣,而室外的温度,已经是差不多零下了。

“怎么会这么倔,怎么会这么的不肯低头,夏初初,知不知道,只要有一点点的服软,一点点的低头,就够了,真的够了。剩下的,我会帮完成。”

可惜她没有。

夏初初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厉衍瑾的视线里。

他怔怔的站着,左心房的位置,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疼得他皱眉,不得不抬手捂着心口。

后背隐隐的出了一层薄汗。

厉衍瑾连吸一口气都觉得疼痛难忍。

他的心,仿佛也在这一刻,跟着夏初初走了。

他想,他和夏初初,可能归根结底,还是爱错了吧。

两个人完不适合。

缓了好一会儿,厉衍瑾心脏的那种抽疼,才慢慢的消失,恢复正常。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

掌心里,纹路交错,手指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可是,刚刚,他就是用这只手,扇了她一耳光。

厉衍瑾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自己当时的怒气,是到达了一个怎样的程度。

他怎么会狠心打她,他怎么舍得。

夏初初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他忽然间也明白,自己刚刚,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一个,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错。

“衍瑾……”

他的身侧,忽然响起了一道轻轻柔柔的嗓音。

他一顿,慢慢的回过神来,侧头看着她:“静唯,外面冷,怎么出来了?”

“我见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进来,以为在外面有什么事,想给送件外套,天气冷……”

乔静唯这么一说,厉衍瑾低头,才看到她的手腕上,的确搭了一件他的羊绒大衣。

厉衍瑾的心,蓦地就柔软了不少。

乔静唯这么关心他,又这么的懂事,他真的……该对她好一点。

他抬手摸摸她的头:“进去吧,我在外面是待得够久了。”

乔静唯没敢随便乱动,看着他,眼睛看了他一眼,又很快移开,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

厉衍瑾问道:“……静唯,怎么了?”

“我……没什么。”

“有什么就说,在我面前,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她迟疑了一下,问道:“夏初初……是不是走了?”

厉衍瑾微微一顿,但是很快点头:“是,走了。”

“我……对不起。”乔静唯说,“是我不好,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在我身上。”

厉衍瑾叹气:“说的这是什么话,怎么会怪?”

“是我刚刚情绪太激动了。如果在说,要夏初初向我道个歉的时候,我点头答应,而不是那么抗拒的话,说不定,和夏初初就不会……闹到这个地步了。”

“和无关。”乔静唯却还是在一个劲的说道:“是我不好。我还是不够大度,不够懂事……我要是原谅初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Tags: